当前位置:首页 > 茶艺茶道 > 正文
散文中茶馆
浏览30+

写茶馆的散文很多,对“不可一日无此君”的茶客而言,“此君”既是茶汤,也是茶馆,难 分彼此的。渴望品饮这类散文的读友,可在袁鹰主编的《清风集》中一睹为快。《清风集》书 名太雅,世界茶客有几人理解这“清风”“不是东南西北风,不是花竹松柳风”,而乃茶饮的 心态之风呢?袁君自序中有“几杯茶罢,凉生两腋,那真是‘乘此清风欲归去’了。工商分局专盯月饼与茶叶,”小编《 清风集》最大原由似来源对酒的逆反,袁称“饮茶的人断定比酒徒、酒鬼不知多出多少倍,尽 管酒的名声大得多。”“清风”大概旨在进取饮茶之风,重振茶之雄风。

杨景明的《成都茶馆记》有现场写生——“走进茶馆,唯有往茶椅上一坐,就有茶主儿一手 提铜壶,一手端茶碗,笑吟吟上来……”节省也生动。但“文殊院一带的茶馆是佛门弟子品茗 养性的地点”似确定失准,那儿俺去过,集中的竹椅上其乐融融,香客归香客,茶客归茶客, 客串的当然有,可并没主流。自己写过一题《文殊院品茶》,称茶客中“老妇的比例则神气活现 地超出一半,她们三五成群,人手一盅盖碗茶,个个朗声笑语,在茶园的斋堂中尤显声势”。 “茶园”就是“茶馆”,四川人、上海人都有管“茶馆”叫“茶园”的,原本“茶馆”在各处 多有别称,如广东叫“茶楼”、海南叫“茶店”、厦门还有叫“茶桌子”的,以及那林林总总 的“茶室”、“茶屋”、“茶居”、“茶坊”……,大多也应是“茶馆”一家子的。新近装修 时髦时尚的则绝对以“茶艺馆”称之,中央插上一个“艺”字,更让人认为有“异军突起”的 态势。

四川茶馆中的风云人物应该是“茶博士”,就是哪些提着长嘴开水壶为茶客加水的伙计,穿 梭于百桌千客之间,挥洒自如,游刃有余,颇有大将风度,称为“茶将军”也不为过。“茶博 士”一称我合计既包含了人们对传统技能由衷的敬重,也不乏茶客言语的风趣与亲和。看来人 生在世,只要有一技之长,都会为人类所尊所敬的。原认为“茶博士”为川上独家,读了舒湮 的《坐茶馆》,方知镇江茶馆中也有“茶博士”,且技高一筹:“茶博士的胳膊能搁一摞盖碗 ,他手提铜壶开水,对准茶碗连冲三次,滴水不漏,称作‘凤凰三点头’。”本身见识过的“茶 博士”只有“一些头”,看来强中更有强中手,那“一些头”的“茶博士”似乎只能屈居“茶 学士”了。

写茶馆,怀旧的多,乡情的多,柳萌写道:“谁要说到‘茶馆’这多个字,自己赶快会假象起 ,那写着‘茶’字的招幌,那鸣鸣作响的茶炉声,仿佛一位热情好客的好朋友,微笑着老远就 同你打招呼。”其情其景,真令人心里痒痒的一片温馨。而达之写闽南的老茶馆就更有滋味了 ——“蒙蒙的烟霭。淡黄的灯花。郁郁菲菲的茶香。多种《菜根潭》推崇备至的‘花看半开’ 的境界。方桌高凳儿蜕落了原本色泽沉着富丽的茶色油漆,却不令人生破落之感,主顾们惬意 于这种古色古香的氛围。”

假如说达之的文字犹如黄昏中一盅酽酽的“铁观音”,那么杨宇仪的《水乡茶居》则是国庆 夜色里一壶醇和鲜爽的“碧螺春”了,“月已阑珊,上下莹澈,茶居灯火的微茫,小河月影的 皴皱,水气的飘拂,夜潮的拍岸,一座座小小茶居在醉意中,一切都和心象相溶合”,湿漉漉 的、反射着月光的文字竟使我渐醉……

散文中茶馆
声明:茶叶知识网 | 本文采用[BY-NC-SA]协议进行授权
文章名称:《散文中茶馆
文章固定链接:http://www.qddxbyy.net/cycd/1325/.html
除注明转载文章外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
散文中茶馆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😉😐😡😈🙂😯🙁🙄😛😳😮mrgreen.png😆💡😀👿😥😎➡😕❓❗

快捷键:Ctrl+Enter